<tr id="awmec"><xmp id="awmec">
<rt id="awmec"><xmp id="awmec">
<tr id="awmec"><xmp id="awmec">
<rt id="awmec"></rt><rt id="awmec"></rt>
<rt id="awmec"><optgroup id="awmec"></optgroup></rt><sup id="awmec"><optgroup id="awmec"></optgroup></sup>
<rt id="awmec"><optgroup id="awmec"></optgroup></rt>
<tr id="awmec"><xmp id="awmec">

中技系坍塌 旗下3家上市公司被證監會調查

作者:夏曉柏  日期:2015-1-3 16:04:22  閱讀數:  網友評論:

中技系旗下3家上市公司被立案調查


作為中技系旗下上市公司之一,恒立實業(000622.SZ)終究還是未能獨善其身。

繼ST成城(600247.SH)和*ST國恒(000594.SZ)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后,恒立實業(000622.SZ)6月12日也發布公告稱,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而據媒體報道,中技系掌舵人、中技實業董事長成清波今年5月被上海公安局經偵部門拘捕,原因是其涉嫌上海優道投資的非法集資項目。

一位接近恒立實業的資本市場人士透露:“恒立被查,或涉及優道投資的‘資金黑洞’。此前,中技系控制的*ST國創已承認參與了為優道投資‘走賬’,而恒立對此一直保持沉默;此外,傲盛霞持有的其中4800萬股恒立股份,2013年底質押作為債務擔保,在中技系資金鏈將斷裂的背景下,或存在較大問題,這些事項,恒立均未進行公告。”

而在恒立多事之秋,各相關方則極力撇清關系:3位獨立董事閃電辭職,岳陽市國資委緊急撤離。而二股東華陽控股卻在加速爭奪恒立實業的控制權。

4億募資去向不明

早在3月13日晚,*ST國創(原名國創能源)承認參與了優道投資募集資金,且未履行審批手續;而ST成城則承認募集資金存在存入和轉出的事實,但是否認使用過任何與優道投資有關的募集資金。

據悉,上海優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優盈系列一共發行了3個產品,涉及三家上市公司:“優盈1號·國創能源定增投資基金”,共發行兩期,募集5.6億元;“優盈2號·博元投資定增投資基金”,發行了一期,募資規模1.5億元;“優盈3號·岳陽恒立定增投資基金”,募資規模4億元。

上述接近公司的人士透露,“與恒立有關的優盈3號于2013年8月6日開始發售,信托期限是12個月,預期最高收益是13%,認購門檻是50萬,由深圳市華陽經融信融資擔保公司為有限合伙客戶提供本金及收益差額補足擔保。產品最后發行還不錯,去年8月就已經打款結束,但此后這筆錢卻不知去向。”

而事實上,去年恒立實業增資溇水公司以及補充上市公司流動資金的定增方案并未獲得證監會批復,彼時該方案預計募集資金42.73億元。

但對于上述事項,公司沒有任何公告提及,一直保持沉默。同時,在其財務報表中,也未見上述資金進出痕跡。

恒立實業2013年報顯示,公司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入為零,流出也僅1940萬。此外貨幣資金總額為2.24億,但這些資金是去年股權分置改革引入的股東所贈與的貨幣資金。

上述接近恒立實業人士稱,其信披違規可能還與珠海洲際航運的債務擔保有關。據他透露,此前,中技系與深圳利明泰股權投資基金存在債務糾紛,后雙方達成和解協議:將傲盛霞持有的恒立實業4800萬法人股質押給后者,為洲際航運的債務提供擔保。

“目前,中技系資金鏈瀕臨崩潰,一旦還不起相關債務,傲盛霞質押的4800萬股恒立實業股票可能會被凍結。屆時,公司股權結構將有變化,對于這些事項,恒立實業既未進行公告,也未進行風險提示。”該人士分析道。

華陽控股趁亂奪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本次立案調查之前,恒立實業股價即大幅異動,先知先覺的資金已趁機逃離。自5月23日開始,公司股價連拉9連陽,股價從4.27元大漲至5.59元,然而6月初,股價卻突然連續暴跌,短短幾天又跌回原點。

在此期間,華泰證券勞動西路營業部相關資金4次通過大宗交易平臺減持,合計共減持240萬股,并同時通過二級市場賣出399萬,折合約73萬股,兩者合計共313萬股。

“對比公司一季報前十大流通股東情況,這個持股量和岳陽市國資委最為接近。而且恒立最新公告的新一屆董事會已無岳陽市國資代表。”滬上一位私募經理認為岳陽市國資委已經撤離。

此外,6月13日恒立實業公告的新一屆董事會班子中,三個獨立董事已全部變更:此前公司的獨立董事分別為李偉德、吳戰箎和劉定華,三人任期均未到期即離職,其中劉定華任期到2014年9月為止,而李偉德和吳戰箎則均為去年10月才當選的。

“雖說獨董是花瓶,上市公司無事時可裝點門面,但一旦公司出事,獨董也是要擔責任的,所以出事時獨董們往往避之不及。”上述私募經理指出。

在岳陽國資逃離,獨董辭職回避的情況下,原公司二股東華陽控股則趁亂強化對上市公司的控制,加速搶班奪權步伐。

在上屆董事會中,華陽控股已基本掌控了上市公司董事會,6個非獨立董事席位中,華陽方占3席,其中劉炬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王慶杰任副總,呂友幫任董事。

而新一屆董事會變更后,岳陽國資委代表賈雙彬退出,又新增了一個華陽控股方的代表施梁,施現任華陽控股董事長,至此華陽控股在董事會中占據4席,已牢牢把控恒立實業。


“這也給恒立日后的重組埋下了伏筆。”上述私募經理表示,華陽控股本來就是恒立實業的潛在重組方,只是因傲盛霞背后中技系的強勢,華陽控股進來后一直在資產重組方面進展遲緩,此次成清波出事及恒立實業被查,或為華陽控股進階大股東的良機。

.

成清波往事還原:從鄉村教師到資本狂人彭小東

“我對他談不上很深印象,總覺得他是一個謎。”6月16日,成清波被拘捕的消息傳出后,一位與成清波有過正面接觸的資本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現年52歲的成清波,是深圳中技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也是華南資本圈赫赫有名的資本狂人。

回溯成清波的近三十年的經歷,充滿了神秘色彩。二十年前,成清波還是“山城”湖北恩施的一位數學老師;但在十年前,進入資本市場的成清波已經有數十億元身家,在華南資本圈聲名鵲起;如今,這位“狂人”掌握的資本帝國又面臨崩盤,黯淡謝幕。

接近成清波的人士說,成清波如果真的被拘捕,那么由其實際控制或與之緊密相連的多家上市公司都可能受到牽連。

鄉村教師掌控三家上市公司

湖北恩施鶴峰一中,這里的很多學生可能還不知道,去年胡潤富豪榜上的成清波在20年前還是他們學校的數學老師。此前,成還在鶴峰縣下坪鄉中學、縣師范學校教授數學。

然而成清波并不滿足于現狀,開始通過考研走出大山,并最終獲得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碩士學位。畢業后,32歲的他來到深圳市蛇口招商局工作,后進入當時知名的上市公司——深圳市金田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擔任財務經理。

“干了一段時間,我覺得給別人賺錢沒什么意思,還是要給自己賺錢,所以就出來了。”成清波接受媒體采訪時稱,他又回到北京注冊一家文化公司,開始編纂《中國房地產市場年鑒》,賺了不少錢。

成清波還涉足商業地產,并在制造業、房地產、文化產業、互聯網等多個領域打拼。最終,這位會計學專業的畢業生,在離校十年后成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優秀校友,以中技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身份,成為該校深圳校友會的副會長。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昔日的鄉村教師開始以“資本狂人”的形象進入人們的視野。以中技系為主體,成清波旗下資產包括商業地產、電力、鐵路等數十個板塊,曾一度控制ST成城(600247.SZ)、*ST國恒(000594.SZ)、四維控股(現改名*ST國創600145.SH)等多家上市公司。

成清波也因此多次登上胡潤中國富豪榜,2013年他以63億元的身家排名第314位。

“表面上文質彬彬,但我感覺確實是資本運作的高手。”前述資本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據媒體報道,成清波的主要運作模式是,獲得上市公司控制權后大講資本故事,并向上市公司溢價高增發注入盈利質量低下的資產,由此既轉移了經營風險又實現了套利。

但是,目前這些公司都麻煩不斷,且都指向了幕后控制人成清波。

資本狂人:不愿放手控制權

成清波被捕后,關于這位資本狂人對上市公司的“隱形掌控”又引起人們關注。

據了解,成清波雖然縱橫資本市場多年,但為人低調,很少接受公開采訪。他此前控制*ST國恒的事實還是在今年五月才得以曝光的。

*ST國恒董事會5月26日發布了三份隱秘的協議,指責泰興力元涉嫌內幕交易、虛假陳述、侵犯上市公司獨立運營。這三份協議同時曝光,成清波曾一度控制*ST國恒。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成清波此前仍不肯放手*ST國恒的控制權。當年,他是出于無奈,無法向新揚子江支付欠款,所以將其持有*ST國恒的18047萬股股權質押給了任元林控制的泰興力元。

據泰興力元方面透露,他們此前認為這是一筆不錯的信貸,因為國恒當時股權的質押率很低,而且又有“民營鐵路第一股”的概念。當時規定的信托產品期限是2年,至2012年1月22日到期,但從2011年12月20日起,深圳中技開始違約逾期不支付到期利息和本金。隨后,當時負責該信托產品的國聯信托在2012年2月27日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質押的“國恒鐵路”股票。

“但是非常遺憾,整整拖了一年半,泰興力元通過各種途徑,都沒辦法把這個股權劃過來。為什么?這里面成清波就起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一位了解當時交易情況的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說,成清波在資本市場上有著很大能量。

該人士透露,成清波其實不愿意放棄*ST國恒的控制權,當時向任元林方面提出了回購股票的要求。由此,任元林控制的新揚子造船與深圳國恒、深圳中技及深圳中技的實際控制人成清波簽訂了《股票回購協議》。

“我見過成清波,給人的感覺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上述知情人士說,成清波由此獲得了泰興力元方面的信任。隨后又追加簽訂了《股票回購協議之補充協議》、《委托管理協議》。

但這三份協議卻成了日后重組的“攔路虎”。5月26日晚間,董事會刊發協議全文,控訴大股東泰興力元涉嫌內幕交易、虛假陳述、侵犯上市公司獨立運營等八大“罪狀”。

此后半個月內,泰興力元接到了天津證監局的警示函及深交所的關注函、監管函。


在最新的公告中,泰興力元方面表態稱,該公司在簽訂相關協議時尚未成為*ST國恒股東,并不是信息披露義務人;而在2014年1月15日取得*ST國恒股票時,實質上協議對方已經喪失了對國恒鐵路的股票回購權和受托管理權。

.

中技系的膨脹與衰落:禍起房地產?

成清波掌控的“中技系”,正以超出想象的步伐逐步邁向懸崖。

6月11日晚,恒立實業(000622.SZ)公告,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這已是中技系染指的上市公司中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第三家,市場對中技系的關注度也隨之升溫。

5月22日、5月23日,ST成城(600247.SH,前身為物華股份)、*ST國恒(000594.SZ)分別公告,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未按期披露年報,證監會對公司立案調查。

另一家被中技系參股的上市公司*ST國創(600145.SH),在遭到數度減持后,中技系持股第二位。

上市公司被調查背后,中技系正陷入非法集資、違規擔保、巨額債務等多重漩渦的真相也隨之涌出,且牽連甚廣。

“深圳中技長期以來資金緊張,一直與民間資金靠得很緊,融資成本高企、現金流緊張、投資項目不斷擴張構成了他們一種不健康的運作體系。”一位曾與深圳中技系打過交道的深圳房地產資本圈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

十二年興衰路

從“黃金時代”到“劣跡斑斑”,中技系用了十二年。

中技系的根基為深圳中技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技實業”),成立于1996年4月,董事長為成清波,注冊資本從起初的100萬元升至后來的5.07億元。

首個被中技系攬入手的上市公司是ST成城。2002年到2013年,中技實業以9257萬元獲得物華股份(ST成城前身)21.57%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2007年上述股權接觸限制后,成清波通過拋售3000萬股套現2.5億元。目前,中技實業以8.99%的股權比例為第一大股東。

類似的故事發生在*ST國恒身上。2004年5月,深圳市國恒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國恒實業”) 斥資3.42億元受讓內蒙古宏峰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5.78%股份成為國恒鐵路二股東,并逐漸成為實際控制人。據了解,國恒實業為中技系關聯公司。2006年8月,中技實業以4186萬元現金及承擔8.46億債務的代價從廣東羅定市政府手中收購到羅定—春灣鐵路產權,短短3個月后,中技實業又以4.11億元的價格收購中技鐵路旗下的羅定鐵路59%股權售予*ST國恒,凈賺3.86億元。

在2014年1月,國恒實業持有的*ST國恒股權被強制賣給泰興市力元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泰興力元”),成清波控制權旁落。

2008年,與中技實業關聯公司深圳益峰源實業有限公司(下稱“益峰源”)受讓四維控股第二大股東重慶輕紡控股的股權,成功入主了第三家上市公司四維控股(*ST國創前身)。截至最新,益峰源持股3.44%為公司二股東。

第四家上市公司為2011年瀕臨退市邊緣的*ST恒立(恒立實業前身),中技實業通過關聯方深圳市傲盛霞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傲盛霞”)借款給恒立實業,繼而通過債轉股成為該公司第一大股東。盡管傲盛霞此前被凍結的1600萬股股份被深圳羅湖區法院公開拍賣,但最終這一股份被深圳金清華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拍得,同屬中技實業關聯方。

禍起房地產項目

根據最新情況,上述四家公司都深陷不同的危機之中。

ST成城和*ST國恒正處于被證監會立案調查階段,還有半個月時間,若上述兩家公司未能在6月30日前披露年報,公司將會被暫停上市。

*ST國恒方面,則自爆9億元募集資金“失蹤”,市場猜測這與其實際控制人背后的的成清波不無關系。

ST成城和*ST國創也在此前備受質疑。媒體報道稱,在*ST國創及ST成城定增未實施的情況下,基金管理人上海優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發行募集的相關定增基金資金,有十數億元經過兩家上市公司賬戶流向中技系及成清波。

分析人士認為,中技系數次危機的爆發,在于其極不健康的運作模式。

“我在三四年前和他們公司有過接觸,當時他們也需要融資,但我們不認可他們這種模式,所以就沒有展開合作。”前述深圳房地產資本圈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中技系的危機并不是一時而為。

他所指的不健康模式是,“深圳中技和民間資金走得特別近,他們的資金成本高,高負債和流動率不足導致現金流緊張、還不上債,而加速地擴張、高成本消耗凈資產導致了這樣一個結果,實際上在三四年前他們的資金就很緊。”


該人士指出,除了民間資金外,中技實業通過拿到上市公司平臺融資有兩個優勢,第一是本身可以通過這個平臺來套現,方便資本運作,第二,他們通過上市公司這個渠道有條件去對接一些主流的金融機構以方便融資。“但是拆東墻補西墻,最終連累到旗下多家上市公司。”該人士稱。

其所指的“主流金融機構”,包括國內一系列商業銀行、信托公司。2011年前后,中技系通過國聯信托、中航信托等信托公司,合計融資22億元左右,其中約14億元來自國聯信托,期限均為兩年。其中一款規模為7億元的信托用于中技實業天津銅鑼灣項目開發。上述所涉信托產品均已違約。

從2013年成清波接受媒體采訪所表示來看,其資金危機起于天津銅鑼灣項目。資料顯示,該項目總投資20億元,總占地面積8萬多平方米

“實際上,不只是房地產業務,他們其他業務都存在模式運作的問題。”前述深圳房地產資本圈人士補充


  上一篇: 股票便宜的判定標準 加入收藏夾 下一篇: 李迅雷:A股行情沒結束 前期是牛市調整  

相關評論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評論表單加載中...
  • 15億基金申購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